当前位置:正文

失恋、发疯,他的人生比其传世之作《呐喊》更震慑人心

admin | 2021-01-02 13:58 浏览数:

记得把我设为星标哦,不然就看不到我了

图片

他听到一声呐喊与尖叫然后用余生慢慢缓解这声呐喊带来的困扰而他的痛苦变成永恒的表现主义艺术挪威最伟大的画家——爱德华·蒙克 

图片

蒙克不同版本的《呐喊》

无论你熟不熟悉挪威艺术家爱德华·蒙克的名字,他的《呐喊》作为现代艺术的经典对很多人来说都不陌生。一种旷世持久的焦虑从画中人的口型传出,像极了每个人崩溃的时刻。

我们在现代艺术中见过不少大胆的表达,但蒙克作为表现主义先驱,第一次将负面情绪放大无数倍,创造了独一无二的经典形象。

现在《呐喊》从遥远的挪威来到上海,就在外滩的久事美术馆展出。此次展览是继2019英国大英博物馆“爱与焦虑”爱德华·蒙克特展之后,规模最大、作品最完整的一次以蒙克原创版画作品为主的展览,展品包含了《呐喊》、《麦当娜》等蒙克一生创作中最重要的“生命的饰带”系列。

图片

无论是版画或油画,蒙克都传达出强烈的主观性和悲伤压抑的情调——他人生的传奇色彩并不比作品逊色。创作《呐喊》背后的黄昏,可概括为他被反复引用的手札,“我仿佛听到天地间传来一声尖叫,那尖叫响彻寰宇,经久不息。”

我在开幕当天来到久事美术馆,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浓烈情绪。

01

黄昏时分的情绪

听到一声呐喊

 

如果将整场展览比作戏剧,《呐喊》所在的板块就是高潮迭起的部分,单独三幅作品被红色墙面紧紧包裹,瞬间攫住我们的心。

《呐喊》作为梵高的《向日葵》之后现代艺术被传诵最多的作品,油画版被蒙克反复画过4次,而久事的这件是他现存唯一手工上色的版画版本。

图片

《呐喊》黑色石版印刷,手工上色,制作于柏林的利博曼,1895

画面里夕阳西下血红的云,和蓝黑的峡湾与城市交织在一起——即便是黑白为主的版画,扭曲的线条也渗出传遍周身的恐惧。

面朝观众的诡异颅骨是画家自己,蒙克画里的男人多多少少是自己。被异化的他形容枯槁,徒劳挡住那声焦灼的尖叫,和身后两位戴礼帽的绅士像行走在平行世界——没有旁观者能体会到蒙克所感受的东西。

图片

但他依然精准地抓取了时代精神,尽管那可能是一小拨波西米亚者的精神,是挪威首府奥斯陆(那时叫克里斯蒂安尼亚)一群沉醉于苦艾酒、自由恋爱以及把自己的生命书写成文艺作品的人,蒙克便混迹其中。

这幅杰作还成为一个预言,蒙克的某个朋友在取景地——挪威艾克伯格的小路栏杆上开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因为一场戏剧性的失恋。

图片

《焦虑》双色石版印刷,制作于巴黎的克洛,1896

精神崩溃的人原本可能是蒙克自己,他的前半生笼罩在死亡和失恋的阴影下。

妈妈在他5岁时患肺结核离世,姐姐9年后因同样的病情死亡,只给予自幼病怏怏的蒙克一个孱弱的肺。家族精神紧张的基因也流传下来,父亲对宗教如痴如醉,蒙克最喜欢的妹妹某天被诊断为“歇斯底里症” 一生未愈。

所以他的神经始终压抑,不敢在亲密关系里生活,情爱无数却一生未婚。临近崩溃时,他为摆脱情人的纠缠对着左手开枪,也住过精神病院电击治疗,最后竟奇迹般的平静过完一生。

图片

“呐喊与回响”展览现场

联合策展人马真正认为《呐喊》是画家精神上的宣泄,也是挪威特有火烧云引起由内而外的视觉对冲,展厅的红色既惊惧又热烈。

“从他幻听到这声尖叫和呐喊,到慢慢用自己的方式缓解掉这声呐喊带来他几乎一生的困扰,我喜欢把它形容成一个热烈的过程。否则他走上梵高的道路也说不准。”

但蒙克安稳活到了80岁,还收获了至高的声誉,很难说不是因为某种热烈的情感,和深沉的爱——无论对女人还是家乡。

02

米莉、达格妮、图拉、爱娃……

残缺的爱情

 

女性题材与焦虑和死亡一样,在展厅中占据重要的位置。“爱”是亮眼的板块,一幅《麦当娜》配合蒙克浪漫的散文诗——你的脸庞承载着大地之美,你的嘴唇宛若未来般猩红,描述了艺术家心中的理想女性。

麦当娜意为圣母,但画作实是表现受精的时刻,一系列精子游过,女人一侧是胚胎般的人。

图片

《麦当娜》黑色石版印刷,手工上色于纸板,1895

很难说蒙克心里的“她”是早逝的妈妈和姐姐,还是令他一生难忘的初恋。往后他的帅气忧郁、懂得调情却无法换来完整的感情,而他把女人视作破坏性力量去迷恋。

说回21岁的青年,从巴黎的卢浮宫和摄政咖啡馆归来家乡,籍籍无名却充满抱负。当地一个美艳的红发女人出现在他的日记。

她叫米莉,是蒙克的赏识者萨尔洛的弟媳。对于波西米亚圈子来说,婚外情并不稀奇——但这个四处红杏出墙的妇人,还是稍稍超出“道德”的底线。

图片

蒙克被年长他4岁风情万种的米莉困扰了6年,尽管他们的秘密恋情迅速熄灭。再次听到米莉消息时,她离婚又再婚,还动了下颌手术。“我坐在那里——每个字——每次有人提及她的名字——我的头都像是遭到了重重一击——她是我生命的6年中……”蒙克没能继续写下去。

然后他用1年画下《生病的女孩》。

但这个红发女子不是米莉,而是他14岁那年垂死的姐姐苏菲。展览中有三幅版画版本。画面虽未言明,却流露出这样的假设:他最终不可避免会失去她。

图片

《生病的孩子I》三色石版印刷于宣纸,1896

红发女人的意象在蒙克画作里频频出现,米莉带来的情绪风暴远去,35岁的蒙克遇见穷追不舍的红酒商之女图拉,她也有一头瀑布般的红色长发。

一贫如洗的蒙克靠着这位热爱文艺的资产阶级小姐资助,但热恋后他不自觉躲避图拉的狂热,她才不是什么波西米亚者,渴望“腻在一起”。蒙克的怯懦与不欲负责在这段感情展露无遗,暗示令人遗憾的事实——其实他并没那么爱她。

图片

《红头发绿眼睛的女人:罪》彩色石版,1902

图拉是蒙克画里的主角,两人纠缠不休许多年。直到又一次小房间里的争吵,随身的左轮手枪打中了他的左手中指,穿过血肉留下撕裂的伤口。

蒙克在日记里袒露,是他在某种意念下打了自己。这就像艺术家的自我保护机制,宁可负下无法拿稳调色盘的生命之伤,也要逃离庸常而浓烈的同居生活,他的绝望让人想起13年前梵高割下了耳朵。

“我感到如果我走入婚姻,那将是一种犯罪。”这句蒙克著名的自白,不过是摆脱图拉的众多借口之一。

图片

《吸血鬼II》五色石版及木刻,1895/1902

这期间蒙克与另一个已婚妇人达格妮有过一段私情,画下易懂的《嫉妒》——她最终被某个疯狂的情人杀害了,给画家带来不小的震动。

他还为同样陷入三角关系的朋友贾普画了《忧郁》,线条收束于立着一男一女的码头,旁边泊着一艘黄色的小船。

图片

《嫉妒I》黑色石版印刷,制作于柏林,1896

图片

《忧虑IV》四色木刻印刷,制作于柏林,1902

蒙克最后一段热烈的感情是与小提琴演奏家爱娃,她总带着女伴而给人留下性向不明的印象。但画家对精神之爱的渴望首次盘旋在心头,他郑重地决定为两人画一幅画。

没想到画的标题惹怒了爱娃——《莎乐美》,她被比作邪恶地将施洗者约翰的首级放在盘中的女人。蒙克无法辩解,他不受控地画下一个强势的女人和软弱的男人。两人分道扬镳。

图片

《女人头发中的男人头部》三色木刻印刷,1896

在他的潜意识里,女人像吸血鬼,可能会变成活生生的莎乐美或是杀害马拉的凶手。但他又无法抑制地迷恋她们,早年间就画下惊世骇俗的《吻》(比克林姆特早10年),只是他没有亲密无间的能力。

也许米莉的影响延续了蒙克的整个生命,他晚年依然惦记初见米莉那难以忘怀的月光。他恨过的女人,却无法不爱着。

图片

《吻IV》双色木刻印刷于浅棕色纸板,1902

03

孤独的漫游者

放不下的故乡

展厅最后是关于“故乡”的风景油画,蒙克为了摆脱图拉打了自己一枪后,陷入酒精和神经的泥潭里挣扎,直到住进哥本哈根的私人诊所,治愈后的他在后半生慢慢走上回乡之路。他的名气也在欧洲大陆水涨船高,足以在经济上自由度过晚年——虽然健康状况时常困扰。家乡艾可利成为他最后的定居之处,常在漆成黄色的别墅与茂盛的苹果树间作画,身边只有一个女管家。蒙克去世时是孤独的,并无女人或家人陪伴。但他终究实现了被艺术围绕的夙愿,“我的画就是我的孩子”。

图片

“呐喊与回响”展览现场晚年的油画与早年的作品相比不再尖锐、饱含激情,显得松散而平平无奇。画家不为经济发愁,也不复“生命的饰带”的黄金时期。他曾为《呐喊》写下手记:只有疯子才画得出来。原来艺术从苦难里来,却消逝于安逸。

图片

《雪地中扭曲的树干》布面油画,1923在解释策展的布局时,马真正说最后一件作品描绘了两个在海滩上玩耍的男孩,是“新生生命的体现”,与开头带有骷髅手臂的自画像形成了循环结构。蒙克对生命的感悟从死亡伊始,最后落叶归根,说出自己死亡之后尸体上会盛开鲜花,既而得到永恒的名言,已然走入新的境界。他因亲人不断离去的恐惧转化为非常淡然的感觉。而他去世前把几乎一生的作品(过万件)捐给家乡奥斯陆,足以证明内心深处对家乡深厚的爱。

图片

《海滩上的两个男孩》布面油画,191119年后(1963年),挪威蒙克博物馆开馆。如今蒙克的作品大多收藏于蒙克博物馆与挪威国家艺术馆。这里曾在欧洲大陆人看来是一片自由广袤的世外之地,但挪威内部的新旧纷争格外激烈。年轻的蒙克“出格”的作品屡次被主流保守派报纸嘲笑,好在他生性是个不拘一格的漫游者——游走于巴黎、柏林等新艺术运动的发生地和各个北欧城市。但他骨子里的斯堪的纳维亚血统难以改变。德国赋予他难以逾越的国际知名度和财富,直到在家乡赢得属于他的荣光,载誉而归。

图片

《有骷髅手臂的自画像》黑色石版印刷于白色陶瓷纸,1895有趣的是,1912年科隆举办的大型“独立联盟”展览,是年近50的蒙克的艺术巅峰。他一改从前在柏林堪称丑闻展览的境遇,和梵高、塞尚和高更平起平坐,他们的名字共同划入艺术史的浩瀚星空。但更加疯狂的毕加索也闯入此处,举着先锋大旗的蒙克成了古典主义者,他略感失落但阻碍不了新艺术潮水的方向。

图片

《桥上的女孩》四色木刻,1918现代艺术的魅力在于不断将前浪拍打在沙滩上,而先驱的名字将不断被铭记。蒙克所有未完成的习作,《呐喊》里的头骨,扭曲的海岸线,身着白裙或披着瀑布般红发的女子,都穿越时空向我们无限趋近。当艺术剥去神秘滤镜,只应直击人内心最脆弱的情感。蒙克没有亲笔自传,或许他的艺术才是最好的回忆录,向世人赤诚而热烈地展示了整个人生。福利:说说你对蒙克和他的艺术的感受,在评论区将会抽取幸运读者获得“呐喊与回响”展览门票哦展览信息见下图:

图片

文/Margaret部分资料参考「挪」阿特勒·奈斯《蒙克传》图片来自久事美术馆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

Powered by 怀化市外老化工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